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从事一种与网络和文字无关的营生

2017-09-10 16:03

 
  自从有人从几千个汉字中遴选出“网友”二字组装后投放市场以来,生意一直红红火火。它一方面将书信和电话这种人与人间基本交流方式演化为图文与声情并茂、转天涯为咫尺的面对面交流;另一方面使千千万万素昧平生的食色男女不以贵贱富贫美丑善恶而相识于荧屏前;另另一方面它还以一小小屏幕演绎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和爱恨情仇。多少度岁月轮回、多少次擦肩回眸,方有缘在网上一识。激烈也好平淡也罢,留下也好离去也罢,皆为一“缘”所定,强提不起,强放不下。­
  
  网络又如一个技艺高超的美容师,将因他媒介相识的男男女女妆饰得油光鲜亮、完美无缺,似乎个个都不食人间烟火。殊不知实际情形却恰恰相反,几乎每个人都在与之相应的环境中,美好与丑恶一色、高尚共平凡齐飞地活着。比如小刀和西郊这对网友,就是终日为五斗米折腰的凡夫俗子。­
  
  西郊对长兴的了解,除了知道这儿出了位姓吴名承恩的县官,而这位吴县官恰好以后写了部叫《西游记》或者叫《和尚与猴猪的故事》的小说外,还知道他有五分之一外甥诞生在这个小县----他共有五个外甥。不过他以后会对长兴了解很多,因为他不但在这儿开了家小店,还要在这儿接待一位内蒙网友。­
  
  小刀对长兴的了解,如他对鸭子是怎样烤成的一样毫无所知。他只知那里有一位他称之“老贼”的家伙在,这种营生与他谋生又有点关联,仅为这点关联,使得他忍抛女友别家乡,拖着硕大行李箱,一身尘土一身汗,千里迢迢赴浙江。­
  
  西郊到达杭州北站时天气十分晴好。我对由汉字组成的词语一直敬仰有加,我曾将一位目前已形同实设且承担了二个人呼吸之道的小女子一条成语不厌其烦地使用了多次。可对“晴好”二字却颇有微词,尤其在赤日炎炎的盛夏时光,除了卖草帽冰棍冷饮的,大多数人宁愿认为中国足球好也不愿去赞同晴好。比如今天,太阳像一盆烤鸭的木炭,生生把杭州这座人间天堂烤成了人间澡堂,西郊这些晒在灿烂阳光下的人们就成了澡堂里蒸桑拿一族。­
  
  原本西郊是宁看国足踢球也不想来人间澡堂的,只为清晨从杭州站走出的那个蒙古鞑子,以及也是清晨杭城某花园睡榻上一位国色天香的西子美女一声指令,使他冒着酷暑热驱着长途车,来汽车北站守株待兔等候那位远道而来的蒙古鞑子小刀居士。­
  
  十几小时前小刀被他即将长久分离的准娇妻抱头痛哭了一番,之后又一番十几小时的舟车劳顿,二番下来当他和集装箱般的行李箱一同走出杭州站时,脸上写满了失落和疲惫,当然也写着一位担负了养家糊口创基立业的男人无奈与坚韧。
  
  虽然西郊没见过小刀居士,但不妨碍将他设想成秃头胖脸、白净无须,虽非鹤发童颜也具仙风道骨,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去兰若中戴上一顶居士桂冠。­
  
  炎炎烈日下的西郊正胡思乱想间,对面飘过一人,细细观瞻,不禁惊叹造物主之巧夺天工,但见这汉子---- ­
  
  远看一竿细竹,近观细竹一竿;脚蹭蓝白相间耐克跑鞋二只,腰挂蓝中泛白匹克牛仔裤筒一双;一袭粉红T恤包裹了嶙峋瘦骨,一根乌黑腰带环绕着款款蛮腰;肤色直逼龙图阁大学士包公包青天,头颅堪与“去岁一滴相思泪今年才流到嘴边”之苏轼苏学士相媲美。乍看之下,只道是南夷行贼道,孰不知北鞑下钱江。­
  
  那厮径自走到西郊面前,西郊没容对方开口,便先发制人:本人可是个大大的良民,假证假票摇头丸之类的坚决不要。­
  
  不料那厮答道:本人也算是个小小良民。你老贼老陈吧?我小贼小刀是也。­
  
  西郊暗叫一声惭愧,明叫一声:得罪得罪,我老眼昏花,不知泱泱中华,竟也有你这等居士。­
  
  小刀道:当年花和尚鲁智深分明先做了贼人,后当了和尚。­
  
  西郊道:对极对极,只是鲁提辖孔武有力膀大腰粗,可没你这等蛮腰。­
  
  小刀道:佛祖想什么燕瘦环肥,痞子乞丐,不信你看古来冯小怜,陈圆圆,李香君都青灯黄卷,就连现在的李娜,王璐瑶,王祖贤和我一样都成了居士,. ­
  
  两个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海拔、但同文化的草根男人,终于在毕竟西湖七月中天空不与四时同的灿烂阳光下见了面。­
  
  一小时后,他们在一位郑小姐奉陪下喝着冰啤,就双方共同关心的网友进行了为期100分钟会谈。­
  
  三小时后,当他们在四季春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沐着日光浴时,来了一辆首尾上谦虚写着“唯唯衣衫无”字样的小车,车主是一袭清凉装、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美女乌鸦小姐。在此后的24小时中,二位男人饱赏了美食美景和美色,他们的世界因此而一片清凉。­
  
  欲知贼自远方来之后事-----休息一下,广告以后,马上回来。­
  
  后记:西郊一直不承认他是老贼。贼的含义不外二点:窃财窃色,即偷大牛娘子小刀鸭。他虽长期穷并单身着,也对财色有着本能的渴望,但尚未堕落到偷而窃之的地步。当然他并不反对女士们呼他老贼,因这至少包涵了某种暗示和鼓励.至于小刀居士愿意自诩为贼,实属个人爱好,除微笑外旁人无权干涉。­
  
  ­
  

上一篇:冬天里的这把火 燃烧的不是温暖和希望 |下一篇:没有了